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梦中的亲娘

时间:2018-01-14
那个纷乱的年代。我出生在一个边远的山区村落。在群山中。方圆好几里才有一户人家。穷得无法形容。所以这里的人的夜生活就只有一种︰性交。我与母亲的故事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发生的。
在我十岁那年,,父亲在一个下午吃了农药。没来得及送去医院,就死了。
那时我还不懂事。只知在晚上,他与母亲吵了一架。母亲还打了他一耳光,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。就这样走上了不归路,从此以后,母亲就开始了她的无性生活。其实母亲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。那年才三十二岁。后来我稍懂一点事。
就知道母亲与父亲吵架就是为了性生活过得不好。母亲的身体很强壮,个子也大,有一对硕大无朋的乳房。屁股浑圆。由于长期劳动。腰也比较粗。但没有肥肉。
而父亲则很矮小。身体也不太好。所以无法满足母亲的性欲。母亲便常骂他没用。
父亲在无耐之下,只好西归了。其实父亲的身体也是母亲掏空的。家里就我一个伢子。我那时是同他们一起睡的。那时总是听母亲对父亲说︰搞我。似乎每天晚上都要。父亲有时说不行︰明天吧。母亲就很不高兴。有时我看见母亲脱光了衣服在父亲身上摇。父亲一动不动。母亲就打父亲的屁股,说︰你真没用。你不操,我让别人搞去。
有一次,大约是我五岁那年,我去山上找野果吃。隐隐约约好象是母亲的呻吟声音。我走近一看,母亲躺在地上,一个男人用他的阴睫用力往母亲的阴道里插,那男的好象跟母亲有仇似的,作死的往母亲身上压。母亲似乎在痛苦的呻吟。
两个乳房也露出来了。身上也有泥,她的屁股还一挺一挺的,好象要反抗。
我忙沖过去大叫︰不要欺侮我娘。那男人吓了一大跳。忙从母亲的身上站了起来。
我忙去扶母亲,但母亲却说︰走开走开,叔叔这是帮娘止痒。我说,你哪里痒,我帮你。但母亲把我推开,说你乱跑什么,回去吧。我很委屈的回家了。但从那以后没见这样的事了。因为我们这里人烟稀少。那个人也是外地一个打猎的。但父母的吵架却是多了。大多是晚上,吵完后每次,母亲都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睡。最终在一次吵架之后父亲走了。
父亲走后,我很恨母亲。我觉得是母亲害死了父亲。更恨母亲的旁,都是因为那里痒才有这么多事的。我那时想,长大了我一定找个东西给它止痒。一年多时间,我没对母亲笑过。母亲也没有笑过。只是一天到晚地忙。但有一天。我看见母亲笑了。那是在一次。隔我家有十几里的一个远房表叔来了。母亲很热情地留他住。说山路远。难得来一次。就住吧。那表叔也没怎么推迟就住下了。那年我十一岁,对性还不知是什么样。但那晚,我听到母亲在大声地叫,说︰好舒服。
用力,真舒服。然后有一种似泥鳅钻洞的声音。那晚这声音出现了好几次。
最后是母亲的一声啊,才没有动静了。那夜对我来说好象很长很长。
第二天,母亲的脸上光灿灿的,笑得很开心。表叔走的时候,母亲送他好远好远。但过后的几天,母亲又不见笑容了。但不久表叔又来了一次,那是上午。
表叔一来,母亲就把他接到房里去了。门都没有关好。只听母亲说︰快点,想死我了。我从门缝看去,母亲已脱光了衣服。那是我第一次见母亲的裸体。两个乳房大而圆。白白的。屁股很大。象乡下的磨盘。但表叔好象不急。一个劲地摸着母亲的私处。并亲着母亲的大乳房。母亲急得帮表叔脱衣服。直喊快来,快。
但表叔就是不动。母亲后来大声地叫着︰快搞我。搞我。表叔才将母亲放在床上。
将他的吊插入母亲的身体。母亲大叫︰真舒服。用力,用力。并不停地扭着屁股。
不时地往上挺。两个乳房不停地抖动着。表叔捏着母亲的大乳房。用力揉搓。
将阴睫用力地往母亲的阴道送。其实表叔的身体也不好。没多久就停下来了。躺在母亲的身体上。母亲把屁股一动一动说︰还来一下。来一下。但表叔也没有动起来。母亲似乎较为失望。但又似乎满足地笑了笑。记得那天的菜是难得吃一次的肉。表叔那次没过夜就走了。母亲这次没送那么远。说下次来也说得没那么亲切了。
很久表叔没有再来。日子还是一样的过。山村的夜晚很暗。很长。尽管我十三岁了,但晚上我还是同母亲睡,母亲也总是让我的手摸着她的乳房睡。我家在半山腰。几里不见有人家。来往的人很少。有一天。来了一个说媒的。劝母亲再嫁。母亲去看了看,并把那人带到家里来了,那晚母亲主动地要那个男人上床。
那男人摸着母亲的大乳说︰真大。那晚母亲让我早些睡。但我假装睡着了。
在一边看。母亲要脱了自己的衣服后脱了那男的衣服。那男的身体也行。吊也很大。
插入母亲阴道后,母亲欢快地扭动着身子。我看见母亲的旁了好多的水出来。
巨乳房一摇一摇。屁股一挺一挺。那晚记得似乎操了五次。最后那男的不动了。
从那以后。那个男人就住下来了。几乎每晚他们都要操。乡下那时电都没有,也只有这种娱乐了。但好景不长。几个月后,那男的害起病来。身体越来越不行了。
但性交还是做,因为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好。没多久,那男人就死了。
第二年,有一个外地的男人来到了山里。说是找药材。其实是通辑犯。那晚在我家借宿,也就住下来了。这人长得很帅气。但却有伤在身。对母亲每晚至少一次的性生活,深感力不从心。也许是受了惊吓,那次几个山外的人打野猪。大叫别让它跑了。他吓得从山上跌了下来,便再也没有起来。不久也就死了。
从那以后。再也没有人给母亲说媒了。但母亲情人还是有的,是山脚下的一个年轻小伙子。才二十岁。因为家里穷,找不起女人。母亲和那小伙的第一次是在家里做的。那小伙上山砍柴,来我家里讨水喝。那正是天热的时候。他来时母亲穿着短衣短裤。浑圆的屁股和硕大的乳房让这没见世面的小伙看呆了。母亲也故意露出半个乳房。小伙半天没了反应。母亲趁机把他叫到房里。脱了他的衣服。
然后脱了自己的衣服。露出乳房和阴户。小伙吞了一口痰,阴睫一下就硬了。
但他是第一次。不知怎么办才好。母亲把阴睫引入到自己的阴户里。并挺了挺大屁股。那小伙没经验。一触到母亲淫水直流的旁,没几下就泄了。但没多久,小伙的阴睫又硬了起来。他一下就插入了了母亲的肥旁毅。母亲直耸屁股迎合。那小伙也是身强体壮。一会就把母亲操得昏头转向。淫水四溢。我正在门缝里偷看。
母亲发现了我。我只得惊慌走开了。从那以后。母亲不再与他在家里作爱了。
但每天砍柴回来,身上都是乱蓬蓬的,有时有泥土。那是他们在山上野合的。有一次,有几十人联合围猎。而母亲却在山上干得正欢。几十个人听到声音围上来时。
母亲还挺着大屁股在那里呻吟。叫着︰用力搞,再搞进去点。摸我的旁 .烟个大乳房也在活蹦乱跳。当看到那么多人时,衣服没穿就往家里跑。看着母亲光着身子回家。我以为有坏人。便拿了把柴刀在门口守,最后还是没见人来。
但不久,母亲的乳房如何大。背如何肥,屁股怎样圆。就在远近悄悄传开了。
她与那小伙子的事,也人人皆知了。那些天。打猎的人也多起来。其实专门来操母亲的肥旁的。好几个身体强壮的都把她操了。但不久就没人来了。这是因为一次,她与那个小伙在山上野合时。那正好是母亲骑在那小伙的身上日。一条蛇咬了那小伙的背,没过多久那小伙就死了。从那以后,再也没人来打猎了。都说母亲是男人的克星。她的旁玄有毒。那些操过母亲的人都提心吊胆的。也真有一个在一次打猎时被同伙打死了。这就更没人问津了。只有一个不怕死的。就是六十岁的王老汉。他在一个晚上来找母亲,王老汉选了时候来的。那时母亲已两月没人日了。背正痒痒的,要不是不会看上王老汉的。王老汉孤身一生,到老都只操了为数不多的几十次,那也是年轻时,那些中年妇人施舍的。但王老汉的身体很好。这次来找母亲也是想情愿日死,不愿欠死。那晚母亲也就让王老汉的老吊插入了肥勤。王老汉生平没见过这样大的乳房,这样圆的屁股。这么肥的阴户。
他一边操一边说︰死了也值,死了也值。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插入到磐玄去。母亲也浪浪地叫着。王老也真是拼了老命。那晚操了三四回,直累得精疲力尽。趴在床上不动了。第二天早上,王老汉是摇晃着下山的。一去就说病了。没两天就真死了。从那以后,再也没人敢操老娘的旁掩。那年母亲三十六岁。我十四岁。我依旧和母亲同睡。但我还是恨母亲。尽管她对我很好。但有时晚上听到她摸着阴户呻吟。也觉得她也可怜。时间也就这样地推移着。母亲没再找男人,也没有男人再找母亲 .十六岁那一年。我已成长为一个高大的少年。我与母亲的事也是从那时开始的。一个下午。母亲不小心在砍柴时从山上跌了下来。跌得很重,我把她抱回家时,她的手脚已不大能动。我只得帮她脱衣服。给她上药。当露出乳房时。
母亲似乎有点不好意思。但因为伤。也顾不了这些了。我用草药给母亲敷了上身。
但下身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踫。母亲的屁股跌伤了一大块。大腿也挂彩了。
要上药都得脱光。母亲似乎看出我不好意思说︰你就脱吧。你是我的崽。没事的。
我就脱下了母亲的短裤。这时母亲的私处就露在我眼前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的私处。母亲那年三十八岁。阴毛密密的。见不到阴户。我的大吊一时就起来了。
我手忙脚乱地帮母亲上药。我摸着母亲大腿的时候。母亲呻吟了一下。好象是欢快的。我就又多摸了几下。母亲就说︰别摸。好痒。我又把母亲翻过来,给她的屁股上药。我轻轻地摸着她的大屁股。母亲轻轻地呻吟着。很沉醉的样子。
那正是六月天。虽然是山区,但天气还是很热。上完药后。母亲要我去叫姨妈来照顾她。我很不愿意去。但也没法。只好去山外叫来了姨妈。姨妈住了几天。见母亲的病也不是几天就能好。心里很急,毕意家里有很多事。过了两天。姨父来了。
说家里的猪仔没人喂。脸色很不好。母亲没法,就对姨妈说︰你回去吧。我没有事的。有你佷子照顾我就行了。那时母亲还不能动。但看着姨父的脸。姨妈也只好回去了。
那晚,我开始给母亲洗澡。也是我第一次真实地看清女人的阴部。我轻轻地用毛巾给母亲擦洗。当洗到乳房时。母亲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下。但马上母亲好象意识到了。说了一声。手好痛。我也不作声。当擦到阴部时。母亲硬要自己来。
手抬了几次。但没有办法抬起来。只好放下了。我对母亲说︰还是我来吧。
母亲没作声。我就开始为她洗了。我听到母亲连续呻吟了好几声,还扭动一下屁股。
阴水也流了出来。母亲的阴部肥肥的。摸着很舒服。但一会母亲就说,快点吧。
好象有点发怒的样子。我忙洗别处了。
一个多月。我天天给母亲洗澡。每次是要摸一下她的乳房和阴部。但母亲再没有呻吟过。只是有时忍不住扭动一下屁股,水还是次次会流。别的母亲能忍住。
但这生理上的是忍不住的。可每次都说快点吧。我也只得从那移开。大约一个半月后,母亲慢慢地好起来了。
一天晚上,她对我说︰今天我自己洗澡,你给我倒水。其实母亲并没有完全好。也许是母亲觉得还是不好意思。那晚,我倒完水后,母亲说︰你到外面去吧。
好象我从没见过她的身体。我帮她洗澡的事也似乎没发生过。我只好到外面去了。
但这时的我已离不开母亲的裸体了。我躲藏在门边,偷看着。母亲自己慢慢地擦着她的身体。当擦到阴部时。她没要毛巾。在那里摸着。轻轻地呻吟。母亲实在是忍得太久了呀。渐渐地呻吟越来越大。我装着不懂事的样子沖进去。说︰娘,没事吧。哪里痛。母亲光着身子,下面的阴户已大开。见我进来。母亲慌作一团。
忙掩饰地指了指大腿处说︰这里痛。我也装聋作哑说︰我来看看。母亲忙说︰不看了,不看了,已好了。但我没有放过这机会。我的手已伸到了大腿处。并触到了阴部。在那里轻轻地抚摸。本来已是阴水直流的母亲这次再也忍不住了。
母亲连续说着︰不。不。我知道再不下手就没这样的好机会了。我大胆地把手全部摸着她的阴户,并用一只手摸她的乳房。但母亲使劲地拔我的手。我忙把她放在床上,迅速掏出了我的大吊。往母亲的阴道里插入。母亲连说︰不要,不要。我们是母子,这是乱伦啊。但一下我的大吊已经进入了。只见母亲颤栗了一下。好象没事了一样。沖动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。只使劲地用阴睫往母亲的阴道里插。母亲的人虽没动。但水却越流越多。一下就似泥鳅入洞的声音了。我见母亲没动。也不知她在想什么。我想她肯定是生气了。但我一想,已经进去了。就搞完了再说吧。她越不动我越是用力。大吊猛烈地击在阴道里。两个大乳房让我撞得猛烈地晃。过了好一会。我感觉母亲的屁股动了一下。似乎在向上挺。我的阴睫也越发地硬了。拼命地往母亲的阴道里钻。这时,母亲的水象是在涌。屁股连续挺了几下。乳房也好象更大了。我很想坚持久一点,但毕竟是第一次,我控制不住。一下就射了。
完了后。母亲也没动。好象有泪水在流。我非常难过。也静静地躺着不动。
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。母亲见我没动,就把我抱在怀里。说︰伢崽,已过去了,不要放在心上。一边说一边流泪。说︰我们是苦命人啊。我把头埋在母亲的乳房间。边说︰娘,对不起呀。母亲说︰没事没事。只要你好。踫到母亲的大乳房。
我的阴睫又勃起来了。我便轻轻地咬着母亲的乳头说︰我想吃奶。母亲说︰你吃吧。我便轻轻地咬着。并把手摸向母亲的阴门。母亲的阴户上水还没干。只一摸。
便阴门大开。我又轻轻地摸她的屁股。亲她的乳房。然后亲她的脸。最后亲她的嘴巴。并把手指伸向阴道里。母亲这时没再反抗。而是扭动大屁股,轻轻地呻吟。
并用她的手握着我的阴睫插入她的阴道。然后说︰只能是这一次啊。以后不行了。
我忙说︰好好,将阴睫用力插入她的阴道。并用手搓她的乳房。我想一定要把母亲搞到高潮。这次母亲也来了瘾。屁股用力挺。并不停地呻吟。看着母亲很舒服的样子。我的阴睫越来越大。但那时不知道什么性交姿势。母亲也不懂。只知男上女下。但母亲的配合很到位。虽说三十八岁了。但由于这两年没性交。阴道还挺紧。水也多。因长期劳动。也很有力。屁股挺起来使阴睫和阴道沖击很到位。
有时我不动。她也将屁股向上挺。看着母亲那欢愉的样子。我的负罪感也没有了。
使劲的将阴睫在母亲的阴道里抽送。母亲也挺得更如饑似渴。拼命似的抱住我的屁股往她的旁玄压。背里的水把床上湿了一大块。呻吟声也越来越大。乳房抖动得象筛糠一样。屁股扭得象在推磨。先是呻吟。后是喊︰用力用力。最后大叫了一声便没有了反应。我知那是母亲到了高潮。便用力再抽送了一百多下。最后射在了母亲的旁玄。也一头倒下便睡了。过了不知多久。我醒过来。见母亲跛着脚在厨房弄饭。我的衣服也已穿好。我一想难道昨晚是在做梦。一摸阴睫。上面还有精子。摸被子。母亲流的阴水也还没干。方知是真的。但母亲好象没有发生什么一样。象以前一样叫我吃早饭。我起来后,看了看母亲的脸色也没什么变化。
母亲是真会装啊。
那次之后,有一个多月,我没再踫过母亲。有几次我想摸她,她都躲了。直到有一次我看见她在手淫才又跟她性交了。这以后,大约两三天我们就会搞一次。
每次我总让母亲达到高潮。母亲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。但她总是说要少搞一点。
我正是发育的时候。但晚上我们还是在一起睡。我每晚都是把手放在她的旁上睡觉的。她也习惯成自然。没有我的手放在那。她似乎睡得没那么好。这期间,那个远房表叔也来过一次。但母亲拒绝了他。表叔中饭都没吃就走了。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。我也十九岁了。经人介绍。我离开母亲到城里做工。是卖力的那种。
母亲虽舍不得我走,但也不得不要我去做工。家里实在是太穷了。在城里。
我们这些民工是最可怜的。工资少得可怜。生活苦,性生活更苦。有几个人便搞了几个毛带。我第一次看毛带。那些性交姿势真是多得出奇。看后好久吊还消不下去。
二个月后。发了一个月工资。一个老民工便邀我出去玩。我也跟着去了。原来是去找妓女。在一条小街道里。找来了两个。但年龄有四十多岁了。价钱很低。
说搞一次十元钱。我一看那么大年龄。就想走。那妇女一看我想走。就说︰壮小子,你来你来。不要钱。那个老民工也拉我。我一想也将就吧。那天,那个中年妇女什么姿势都用上了。还要我舔她的旁。说给我二十。为了钱,我把那个淫舔得淫水直流。那妇人屁股很大,但松松的,乳房也大,但也松驰了。比起母亲的屁股和乳房是差得太远了。但我两个多月没性交。阴睫一下就起来了。那妇人还抱着它口交了很久。便越发硬了。插入她的旁玄后。觉得空蕩蕩的,没有那种与母亲性交的感觉。也是这妇人的旁用得太多了。但一想起母亲那硕大无朋的乳房。
我便象在与母亲性交。用力地抽送。那妇女也投入。一直呻吟不止。还大叫要死了要死了。我也就卖力地插。随妇人不停地变姿势。最后那妇人软成一团。
没有了声息。我只好一阵狂插。射在妇人的淫里。走时,妇人给了我二十元钱。
并要我常去。后来我也去了好几次。反正不要钱。这让那个老民工羡慕极了。
过年时,我回家了。看到我回来,母亲沖过来抱住了我。我二话没说。抱起母亲就往床上丢。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。一看时,阴道里已淫水直流。但我没急不可耐。而是捏着她的大乳房用力搓。然后吻着她的阴门,舔她的阴蒂。母亲的阴户从来没人吻过。只一下。淫水便喷在了我的脸上。身子不停地扭动。几分钟后。便没有了声息。只感觉阴水在不停地流。本来硕大的乳房似要破似的。我把阴睫轻轻地插入她的阴道。这时才缓过神来。我一阵猛攻。似要把她的旁插穿。
母亲轻轻的呻吟着。连说要死了。我又放慢速度。让母亲坐在我身上抽。我不停地拍打她的肥屁股。她的淫水也流到了我身上。我翻来复去地不停换姿势。
插得她死去活来。后来我让她趴在床上。我从后插入。一阵狂插。她没有了半点反应。
让她一缓神。我又大力抽送。最后她昏厥了好几分钟。我抱住她的大屁股猛顶一阵。直让精液射到了她的子宫。那一天。我们搞了六次。第二天上午十点才起床。
起来时。母亲摸了摸我的头。我一时性起。又大干了一回。母亲连说不要不要。
但淫水又流了出来。操过之后,母亲走路好几天。都不是太自然。我一问,才知婧都操肿了。
过了年,我又进城打工了。走前那一晚。我们又操了六次。操得母亲的淫水都流尽了。背里干干的。我走的时候。本来要送我的她。却没法起来了。因为藓点痛。走不了路了。但这一走,就有六年没回家了。打工后挣了好些钱。也找了一个女朋友。再回去时。我是带女朋友回去的。母亲似乎也很高兴。那一晚。
我操得老婆大喊大叫。隔壁的母亲也随那淫蕩声音不停地转。我知道老娘是受不了的。但又没办法去她那里。直到半夜,老婆睡了。我就偷偷到了母亲的房里。
母亲已睡了,但身体是裸露的,臣里还有水没干。我一下就把阴睫插入到了她的淫里。母亲这时已醒,但也没作声,怕隔壁的老婆听见。母亲尽管有四十八了。
但因长期劳作。身体还是结实。只是又胖了些。屁股更大了。由于已有六年没人操了,臣也还是那么紧。水也很多。但有人在隔壁。她没有出声,只是把她的肥胖的屁股,往我的阴睫上挺。那晚我用尽浑身解数把母亲操得淫水流满了床。
过了不久。我要结婚了。在我结婚的那一天。我也托人帮母亲找了一个身体强壮的三十多岁的人。因为我有一些钱。那个单身汉很乐意。母亲也挺满意。他们是与我们同一天结婚的。那晚,我操得老婆大喊大叫的时候,那边的母亲也在不停地呻吟。老婆的屁股也大。背很肥。乳房也是硕大无朋。很象母亲。背比母亲的要紧些。操她的时候要比母亲淫蕩得多。叫床从不管有人没人。但那晚操得她叫声很大。但还是没大过母亲。母亲与我作了那么多次爱。虽然也呻吟,但是没有这样叫过。我起来一看,母亲趴在那男的身上不停地摇。两个大乳房在不停地抖。口中大叫操我,操我的旁。似乎要把那个男的整个插入她的旁玄。那男的是个单身。很少性交。似乎没见过这阵式。有点不适应。但母亲已是老手。招势已多。并有创新。磨盘一样的大屁股撞得象在放炮。还一个劲地喊用力搞我。我要,我要。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这么淫蕩。我才知原来与我操是放不开呀。
第二天,母亲起得很早,一样的平静。母亲说︰没有什么柴了,我去砍点柴来。
那男人本来想去的。但他的腿已是软的。一晚已够他受了。母亲就说︰你不去。
我去就行。母亲就一个人去了。过了好一会,母亲还没有来。我想许是背不动,就去找她。在山顶上。我见到了母亲。但她好象趴在地上看着什么。我过去一看。
原来是山那边的李叔和他的媳妇在那里野合。母亲一边看着,一边摸自己的下身。
我来了她也没看见。李叔的媳妇白犁绪这。一对乳房很白很圆。大腿举得老高。
淫声浪语一阵又一阵。并叫︰用力插,大力日。母亲老半天趴在那没了动静。
过了一会,李叔趴在她媳妇身上没动了。我走到母亲的身边去。摸了摸母亲的屁股。母亲一声叫︰谁?这下可把李叔吓得惊慌失措。与那个媳妇提了裤子就跑。那个媳妇跑得奶子一颤一颤的。白屁股一摆一摆。一下就在林中消失了。
这时母亲已回过神来说︰你吓我一大跳。我一看母亲的阴户已露出在外。淫水还在流。我一下脱光她的裤子。剥了她的上衣。把那大屁股。放在地上。埋头亲她的旁。吻她的阴蒂。用手猛搓她那双大乳房。我们是第一次野合。母亲很兴奋。淫水流得直滴。我插入她的阴道。直顶她的子宫。并对她说,你要是爽,你就放声叫吧。母亲首先还是低声地呻吟。但随着我的大力抽动。她的淫声也就大起来。后来越来越大。山对面都能听见。并有回声传过来。母亲也许从来没这么舒服过。一对大乳在乱颤。硕大的屁股挺得老高。背里的水在汩汩地流。野合的好处就是空间大。我们一边操一边滚动。在密密的草丛中。母亲趴在地上。要我从后面干。我抱着她的屁股一阵狂捅。象捅马蜂窝一样。那么残忍。似乎要把那宰操烂。母亲也彻底放开了。大叫真爽。舒服。搞我,搞死我。捏人的奶,用力,搞我的浪旁。我要死了。要死了。好儿子。娘要死了。我这时放慢了速度。拍打着她的大屁股。母亲似乎怕我的阴睫跑似的,拼命地把她的阴部往我的阴睫上送。
操了好一会。她的身子已完全软了下了。叫声也成了含糊不清的叫声。我知道母亲要到高潮了,一阵猛插。射得她瘫软在地上了。过了好一会。母亲都没有动弹。
那天下山母亲是我扶下来的。一回来,老婆说︰哎。我刚才听到山上一种声音。
好怪的。象是娘的声音。你们没事吧。母亲的脸霎时红红的。我对老婆说母亲跌了一跤。母亲忙说︰跌倒了。晚上睡的时候。我把阴睫插入老婆的旁玄。老婆边呻吟边说︰今天我听娘的声音不象是跌倒的叫声音。象是很舒服的叫。是挨操的那种声音。我用力插入她的淫。我说你听错了。你就知想这事,我插死你我一阵猛攻。她哼哼得没有声音了。从那次我操了母亲以后,母亲的房里好几天没有了动静。那男的也乐得清閑。但不久,又动了起来。次次叫得很欢。我这边也是每晚必操。老婆见那边叫。也就放蕩地大叫。这寂静的山上有了许多的生气。
但那个男人还是无法满足母亲性欲。隔几日就要和我去山上砍柴。在山上野合一回。
结婚不久后,我就进城当了一个小老板。很少回家了。母亲也渐渐地老了。
性生活也比以前少了。我与她也几乎没再性交了。五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操了一次。
操了没多久,她就说不行了。后来她越来越老。因没劳动了,腰也越来越粗。
走路都有点喘不过气来。我再也没与她做过。只有那个男人偶尔日她一下。也已是大不如以前。母亲的无性生活已越来越近了 .现在,我住在陌生的一个小城市里!
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。耳边回响起娘那梦一样的呻吟!